数字货币对商业银行有什么正面影响?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数字货币因其定位为数字化的M0,没有物理实体,因此在之后的推广应用中将显著降低商业银行的运营成本。目前,商业银行现金兑付业务的运营成本主要体现在收付兑换、清点调运以及储存保管3个环节。

  其中,为保障现金收付的准确性,商业银行在现金的收付兑换环节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另外还需付出一定的鉴伪技术成本;现金清点调运环节则需要银行工作人员对纸币和硬币进行清分、扎捆、封装等操作,同时还需聘请专业的现金调运公司负责调运服务,成本高昂;现金储存保管环节也存在现金库的建设维护、安防系统及设备的开发配置等项目的支出。

  数字货币的推出可以极大地降低成本。因其在实际运用中将以数字化的形式直接出现在客户的商业银行数字货币钱包里,无须经过收付兑换、清点调运以及储存保管3个环节,既不占用物理空间内存,也无须以传统储蓄卡为介质,可为商业银行减轻运营经济成本,提高运营质效。现金业务的减少也会推动现金柜台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银行物理网点的ATM及现金柜台都将逐步退出使用。这对商业银行而言,不仅减少了ATM器械采购和维护成本,而且将减少现金柜台的人力和物力成本,推动商业银行向轻型化、智慧化转型。

  在双层运营体系下,中央银行给予各商业银行对于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的自主性,将部分软硬件设计自主权交托给相关金融机构。而绝大多数商业银行传统的基础设施并不能满足数字货币的存放要求,某种程度上会进一步加大各商业银行对金融科技的投入。双层运营模式也降低了央行数字货币运行对现有货币体系的冲击,从而保证了商业银行不被通道化或边缘化,避免成为“狭义银行”。

  目前,由于反洗钱、反欺诈工作形势严峻,商业银行在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资源,用以监测客户本行账户的交易活动,并审查分析交易特征及资金流向。由于工作量较大且受限于商业银行间信息不互通的壁垒,工作人员无法获知犯罪分子完整的交易信息,不利于反洗钱工作的开展。而推广数字货币后,商业银行可在现有账户之中内嵌央行数字货币钱包,由央行的“三中心”对大众客户的真实身份信息、商业银行上报的所有交易信息、征信信息等进行集中分析。

  一旦发现可疑交易,相关信息能立即由央行传导至商业银行端,商业银行反洗钱工作人员便可及时采取管控措施。商业银行与“三中心”的有效联动,可以实现对数字货币钱包的有效控制,降低洗钱活动的出现频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