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的比特币:“避险工具”的泡沫正在破灭

  在市场预期制裁或推动俄罗斯资金流向加密货币的影响下,比特币在大跌之后此前一度站上45000美元,然而当有报道传出乌克兰核电站被攻击后,比特币重新回落至41000美元附近。事实上,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加密货币行情全线小时内,有15.1万人爆仓损失5.1亿美金。不仅比特币的“崩盘”,其他加密货币也遭遇“血洗”,跌幅都多达10%-20%。其中,以太坊一度跌至2300美元,狗狗币、柴犬币等知名小众币种跌幅也达15%左右。

  比特币一向被视为避险工具,但战争来临,却表现低迷。相比“数字黄金”比特币的低迷表现,真正的黄金,却牛气冲天,现货黄金在资金避险行为推动下,24日一度站上1950美元/盎司,刷新去年1月以来新高。黄金相对比特币,显示了真正的避险功能。

  乌克兰、俄罗斯境内的比特币算力、交易量在全球总量中占比都很小。算力方面,有传言乌克兰最大比特币矿场被俄制导弹击中,目前矿场离线%。但根据欧科云链链上大师数据显示,目前比特币全网算力并无太大变化,为197.18EH/s,24小时内只下降了1.6%。从交易量看,根据Coinhills数据显示,最近24小时全球比特币交易总量达530561.39 BTC。俄罗斯卢布的比特币交易量以526.89 BTC排名第九,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的比特币交易量为170.29 BTC,位列第13。

  中国最严监管令出台前,比特币的挖矿活动,中国占全网算力的65%以上;第二名美国占7.24%,第三名俄罗斯占6.90%;第四名哈萨克斯坦占6.17%;第五名马来西亚占4.33%;第六名伊朗占3.82%。其它国家占全网算力均不超过1%。

  所以,俄乌战争本身不足以从技术上,造成比特币行情的巨大波动,更多的因素还是在于市场本身。

  比特币一向被币圈人士看作“数字黄金”“避险资产”,比特币的确具有黄金的一些属性:它是基于共识形成的,这种共识跨越了国界;它是分散的去中心的,没有一个发行机构。也正是因为这些特征,很多人认为比特币具有超越国家的避险特征,将其视为一种可以作为对冲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和价格上涨的金融避险资产。在全球疫情期间比特币的上涨,似乎也显示了自己的这一特征,从而进一步确认了这种观点。

  在疫情期间,各国为了对抗疫情,拯救本国经济,大量注入流动性,导致全球资产牛市。2020年,美国机构资金大量进入加密货币,币价走势和美国金融市场、科技股出现了高度相关性。从这个角度,比特币的疫情牛市,并不是因为市场对疫情的避险,恰好相反,是因为其投机性迎合了疫情期间流动性泛滥。

  价格虚高,自然会回调,随着世界经济逐步从疫情走出,各国开始收缩流动性,比特币也出现了颓势。2022年开年,比特币延续了上年末的颓势,一片低迷。进入2022年2月后,比特币缓慢回升至46000美元,随后连续下行,月内震幅超过30%。所以,从这一段时期看,比特币仍然处于回调阶段。

  就在比特币回调的时间段上,乌克兰危机越演愈烈,地缘政治的紧张状态,战争的爆发,产生了恐慌情绪。这种恐慌情绪不但推动比特币、股市等市场持续走跌,同时,也推动传统避险资产的黄金一路飙升,突破2021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原油、谷物等板块同样处于上涨中。可见,市场恐慌情绪并未将比特币视为避险资产。

  比特币并不那么适合风险中的交易。在区块链中,区块会对这段时间的交易数据进行打包并广播。如果是每十分钟产生一个 1MB 大小的区块,每笔交易需要 250B 来存储数据,那么,1MB 只能存放 4194 个交易数据(Transaction),也就是说,10分钟处理4194个交易,一秒钟最多处理 7 笔交易。显然,这个速度是无法满足全球的正常交易需求。当整个比特币网络交易数量过多,区块容量接近上限,比特币网络拥堵,比特币的交易就会变慢。这种缓慢的交易,实际上推高了交易成本——时间。过长的交易时间,使得它无法进行小额交易——在逃命中,你无法为了加油等待1小时;也无法为了兑换货币等待一小时。但黄金的分割性更强,简单的计量工具就可以支持从数百元到数万元的交易,这一点古人都做得很好,已经被人类历史所证明。

  更重要的是,比特币的避险性源于它的去中心化特性,能够阻碍监管,使之更加强壮,所以,具有超越国家的性质,所以具有避险性。但是,某种程度上,比特币仍然是中心化的。

  社交媒体是免费的、具有高度移动性、非常便捷,速度快、几乎可以在任何有屏幕和网络连接的设备上收取和阅读。更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是受众与传播者,其本质是一个去中心、去组织化的传播途径。这种方式也的确给全球政治带来新情况。但是,社交媒体的去中心化、去组织化却是建立互联网硬件线路的基础上的。由于互联网基础线路投资巨大,往往掌握在大公司或政府手里,是以中心化、组织化的形态运行与管理的,是可控的硬件网络。所以,从这个意义上看,社交媒体,仍然是可控的。

  比特币同样如此,虽然它看起来是去中心化的,但当监管影响中心化的互联网时,比特币必然受到影响。在真正风险到来时,这种特性降低了比特币的鲁棒性。所谓鲁棒性,是健壮和强壮的意思,指在异常和危险情况下系统生存的能力。比如说,计算机系统在遭遇磁盘故障、撞击、网络过载、攻击情况下,能否运行,就是该系统的鲁棒性。

  相比之下,黄金是真正的去中心化,也具有更强的鲁棒性。黄金的储存、交易,不需要任何的电力、网络、也不需要交易平台。虽然黄金也有检验问题,但通过简单易获得的化学试剂与设备就能很好的完成这项工作。想象一个电力中断、网络崩溃、没有法律的末日,黄金具备抗末日风险能力,仍然可以用来交易,而比特币会早在末日真正降临之前就更早崩溃了。

  即便没有到这个程度,在战争中,通讯设施会受到攻击、管制,这必然会影响到比特币。或者,在强力监管能影响到金融、电力、通讯系统时,比特币都是脆弱的。在这些情况下,黄金都更强。比如,政府在阻止毒贩交易的时候,即便不确定位置,但只要关闭整个街区的网络,就能阻止交易的顺利进行,但基于黄金的交易仍然可以偷偷的进行。所以,仅仅在低风险时,在地区金融系统、电力系统、通讯系统完备的情况下,且没有强力监管的情况下,比特币或许能成为一种“避险”工具。但这个时候所谓避险,不如说是投机。

  经过此次冲击,一些关于比特币的认识误区将逐渐呈现出来。被长期宣扬的“数字黄金”避险工具““去中心化”等特性,将被重新认识。此消彼长之下,比特币高投机、高波动、高风险的特性会凸显出来,最终,成为一项高风险、高波动的投机标的。

  不过,随着新型技术的出现,去中心化的、完全不受控制、无法关闭的硬件网络已经不是科幻小说中的幻想。比如,手机不在仅仅是链接到路由器、运营商的一个终端,而是整个网络中的一个节点,这个时候,区块链就真正从硬件上实现了去中心化。

  当然,可以想象的是,交易速度仍然会很慢,但起码是真正的去中心化了,这个时候,区块链货币将重新定位。不过,这样的完全去中心化的硬件通讯网络,不仅会改变加密币,也会改变整个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