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上捡到镇库钱(钱币)

  几年前,我到沈阳旅游,挤出一些时间去逛古玩市场。在一个出售古钱币的地摊上,发现了一枚“大辽天庆”镇库钱(见图)。这种古钱非常稀少,如今却出现在地摊上,使笔者既感到很惊喜,又感到很突然。一问价格,并不算太高,于是,没有讨价还价就买了回来。

  “大辽天庆”镇库钱,是辽代天祚帝天庆年间(公元1111—1120年)铸造的国号连年号的当十钱。据泉家郑家相所著的《辽钱考》考证,是辽代天祚帝天庆年间所特别铸造的镇库大钱。当代泉家华光普等亦持此说。该钱钱文中的“大辽”为国号,“天庆”为年号,“大辽天庆”为国号连年号,与东晋时匈奴贵族赫连勃勃于公元407年在陕西立国称“夏”,419年占据长安后建元“真兴”,而铸“大夏真兴”国号连年号小平钱的钱文制式相同。但也有泉家持不同看法,卫月望便疑为宋圣宗叛将大延琳据东京时(1023年)所铸,钱文中的“大”字,系大延琳之姓,“辽”为僭号“兴辽”之简称,“天庆”亦为其所行之年号,且东京素有钱帛司铸钱之例,所以大延琳铸此大钱以庆开国非为不能;而辽代天祚之世府库空虚,又受金兵威逼甚紧,恐难铸造出此“大辽天庆”镇库钱。不过,我不能苟同卫月望的这一看法,认为辽代天祚帝亦具备铸造此币的能力,他曾广铸“天庆元宝”小平钱,且钱文“天庆元宝”四字中,“元”有“左挑元”和“双挑元”之分,“宝”有小“宝”和大“宝”之分,因此,天祚帝铸造出此“大辽天庆”镇库钱并非难事。

  这枚从地摊上捡来的“大辽天庆”镇库钱,制如当十,钱径为4.3厘米,重为18.1克;钱文“大辽天庆”四个字,集国号和年号于一钱,楷书,上、右、下、左旋读;光背无文。该钱制作精工、规范,厚重壮美,然钱文稍异,有辽钱的钱文风格。

  几年前,我到沈阳旅游,挤出一些时间去逛古玩市场。在一个出售古钱币的地摊上,发现了一枚“大辽天庆”镇库钱(见图)。这种古钱非常稀少,如今却出现在地摊上,使笔者既感到很惊喜,又感到很突然。一问价格,并不算太高,于是,没有讨价还价就买了回来。

  “大辽天庆”镇库钱,是辽代天祚帝天庆年间(公元1111—1120年)铸造的国号连年号的当十钱。据泉家郑家相所著的《辽钱考》考证,是辽代天祚帝天庆年间所特别铸造的镇库大钱。当代泉家华光普等亦持此说。该钱钱文中的“大辽”为国号,“天庆”为年号,“大辽天庆”为国号连年号,与东晋时匈奴贵族赫连勃勃于公元407年在陕西立国称“夏”,419年占据长安后建元“真兴”,而铸“大夏真兴”国号连年号小平钱的钱文制式相同。但也有泉家持不同看法,卫月望便疑为宋圣宗叛将大延琳据东京时(1023年)所铸,钱文中的“大”字,系大延琳之姓,“辽”为僭号“兴辽”之简称,“天庆”亦为其所行之年号,且东京素有钱帛司铸钱之例,所以大延琳铸此大钱以庆开国非为不能;而辽代天祚之世府库空虚,又受金兵威逼甚紧,恐难铸造出此“大辽天庆”镇库钱。不过,我不能苟同卫月望的这一看法,认为辽代天祚帝亦具备铸造此币的能力,他曾广铸“天庆元宝”小平钱,且钱文“天庆元宝”四字中,“元”有“左挑元”和“双挑元”之分,“宝”有小“宝”和大“宝”之分,因此,天祚帝铸造出此“大辽天庆”镇库钱并非难事。

  这枚从地摊上捡来的“大辽天庆”镇库钱,制如当十,钱径为4.3厘米,重为18.1克;钱文“大辽天庆”四个字,集国号和年号于一钱,楷书,上、右、下、左旋读;光背无文。该钱制作精工、规范,厚重壮美,然钱文稍异,有辽钱的钱文风格。

分享: